彈性學習

大學教授怎麼看備審?|國立臺灣大學副教務長-詹魁元

臺灣大學作為臺灣最大的綜合型大學,談到學校特色,副教務長詹魁元強調「數大」──系所多、教師及學生多、領域多──為臺大帶來的無限可能,「在這裡,你大概可以找到所有想要的知識跟適合的老師。」詹副教務長自信地說。

幾乎涵蓋了所有學科知識領域的臺灣大學,跨領域融合已經是趨勢,這裡每天都在激盪知識的火花。「跨域跨久了,就會形成新的(學科)領域。」詹魁元認為,在這樣的學習空間之下,什麼樣的老師、什麼特質的學生都有,「所以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詹副教務長期待著各種未知與可能性,可以在臺大校園裡不斷發生。也因此,他同樣期待著進入臺大的學生都能擁有擦出花火的潛力。詹魁元分享道,在2020年中臺大的招生團隊到高中舉辦說明會,現場一位家長直白的發問:「臺大要什麼樣的學生?」當時,校長管中閔並未思慮多久,便答上一個字:「野。」

詹副教務長說明,過往他在主持面試時,經常會反問學生:「你怎麼知道你說的是對的?」他澄清,在面試現場對同學這樣發問從來就不是為了扮黑臉,而是為了要評斷學生,當自己的論述遭到質疑時的第一反應是什麼?「那代表著你(對這件事)的觀念。」對錯不是重點,自我思考與邏輯才是被看重的。「我們期待的是,就算學生的(某項)觀察是錯誤的、而他的陳述也一直往錯誤方向去解釋,但其實他的論述與邏輯都是正確,那我們也會覺得很有趣,對我們(面試委員)來說也沒關係。」那個被期待衝破固有知識架構的「自身觀點」,其實並無關是非成敗與否。

對此,詹魁元鼓勵學生大膽去懷疑,並敢於提出自身觀察及想法。因為比起結果的對錯,臺大老師們普遍更期待學生,能拿出屬於自己的「論述」。

學習歷程檔案畫上統一起跑點

自開放申請入學管道以來,書審制度已有近20年的歷史。111學年度申請入學改由「備審資料從學習歷程檔案產出」,詹魁元表示樂觀其成。詹副教務長認為學習歷程檔案能改善過往書審資料中的主要三點疑慮:

一是格式不一。由於過往對於備審資料的格式無所規定,致使學生在資料版面、美術編輯上著墨過多,而實際的內容紮實度反倒不足。如今格式統一,某種程度來說,讓學生們在資料準備的起跑點畫在同一線上。

二是確保資料真實性。過往審查書面資料時,詹魁元坦言是「學生寫什麼我們就只能相信什麼」,無從查證學生在每個學習項目的程度與參與度。而學習歷程檔案上傳的課程學習成果皆必須經由老師認證,減緩書審委員對於學生所呈現資料與個人能力之間的期待落差。

最後,則是減緩學生在高三整理資料、建檔的流程與壓力,有效提升了效率。詹魁元笑說,過往申請入學的書面準備,通常是高三學測結束,學生才著手進行,整個過程像極了「個人回憶錄大比賽」。學習歷程檔案上路後,則改成按每學期上傳檔案,協助學生一步步地確實建立學習歷程。

尊重學系選才 臺大校方提供三項建議

書審制度行之有年,每一學系對於招生的條件、想法,幾乎早已建立共識,改由學習歷程檔案產出備審資料並未影響太多。這一兩年,校方針對學習歷程檔案的準備,主要放在輔導過去沒有書審招生經驗的學系,協助建立起審閱流程與標準,「我們都準備好了,(各學系)差別頂多只在於審閱快慢。」

而學習歷程檔案除了改善過往書審流程,更重要的是,讓大學確實與高中階段銜接,實踐108課綱精神。對於國立大學而言,校級多在學術自由精神下,尊重各學系的選才標準。針對書審原則,詹魁元副教務長代表臺大提出三項建議:

【建議一】重視審閱「探究與實作」課程學習成果

詹魁元一再強調「探究與實作」的重要性。有別於過往科目分門別類教授,「探究與實作」是將分散的學科再統整起來,試著帶領學生面對真實發生/存在的問題,學生將在其中實際運用解決問題、邏輯思考等素養能力。

【建議二】鼓勵學生把握修習選修課程

臺大對於學科表現、專業知識背景絕對講究,也會是書審重點。因此,詹副教務長鼓勵學生,針對有興趣、有意深造的科系,應該把握高中時期盡量將相關選修「修好修滿」,將有助於書審委員認知到你對於該門學科的專業知識是否足夠充分。

【建議三】多元表現,只管自己想做就去做

針對學習歷程檔案中的多元表現方面,詹魁元直言,多元表現屬於「有放沒有加分、沒放沒有扣分」的項目。他也解釋道,因為多元表現並沒有特定的框架與範疇,也無從比較起、沒有高下,其實早在過往的書審便已通常不列入評分項目。既然如此,詹魁元就期待學生能將重點擺在「讓自己快樂」,或者視為一種探索自我的歷程說明,他也更是一再強調無論「多元、單元」都很好,不需要刻意為之。

只有適不適合,沒有標準

詹魁元副教務長舉例,臺大醫學系的劉人豪在打職業籃球、饒舌歌手熊仔畢業於臺大電機系、而獲選世界咖啡冠軍的吳則霖則來自臺大電子所。學業傑出的人才,同時也在其他領域發光發熱,這樣的例子在臺大不可勝舉。

他強調「適不適合(入學臺大),並沒有一個標準。」也因此,詹魁元非常不樂意見到學生為了「臺大標準」而特別將自己的學習歷程檔案「塑身」,反倒建議高中生,學習歷程檔案不要盲從,「勇敢少上傳就少上傳。」

至於放在學習歷程檔案最後的「個人反思」,詹魁元只這麼說:「希望看得到你是知道自己在幹嘛的人。」而不是把想像出來的一個學校會期待的框架套在自己身上。

「譬如我們當然希望學習歷程檔案中有surprise,我們超喜歡surprise!但如果直接講出來『請給我surprise』反而也就沒有surprise了。」他補充說明道,對學校而言雖然不否認希望看到令人驚艷的學習歷程檔案,但學校更想知道的是學生想法、論述與邏輯,以及「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詹魁元副教務長可以理解面對調整後的書審制度,高中生和家長都很慌張,想得到更多資訊與具體的指示。但放眼望向長期的、人生的整個學習歷程,詹副教務長鼓勵學生多方嘗試,不要自我設限,展現自己的獨特性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