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18世紀以降,德法等國受到民族主義的影響,率先實施義務教育,以培育具有國家意識之忠誠國民為目標,之後許多國家也陸續實施。20世紀時,義務教育的實施範圍,已由初等教育,延長至前期中等教育,甚至到高級中等教育階段;年限也逐步延長,主要國家從8年(西、義)到13年(荷)不等,惟以9年最多;設立主體,有些完全由政府負責(新加坡),部分則允許公私立並存(英、美、法);教育內容,在初等教育階段,屬普通教育,但到中等教育階段有些是完全實施普通教育,部分則普通與職業教育並行;實施機構,有些是在單一類型的學校進行,有些則是分由不同類型學校實施,特別是在高級中等教育階段;至於初等教育晉升到中等教育階段,有些國家並未採取選擇性分流,部分則會透過某種考試分途;總之,依各國制度就其國情與需要而有差別。不過普及、免學費、義務及強迫入學,則是多國主張之共同內涵。政府辦理義務教育的理念,也從原本培養忠誠國民的政治單一角度,擴大到培養國家經濟發展所需人力的經濟角度,促進教育機會均等的社會正義角度,以及以學生為本,尊重受教者的學習權等多元角度。
 

        由於社會變遷與時代進步,20世紀後期接受教育不再是少數社會菁英或優勢階層所獨享的特權,而漸被視為基本人權之一。此觀點在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1948年)第二十六條、「兒童權利宣言」(Right of the Child Manifesto)(1959年)原則七及「國際兒童權利公約」(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f the Rights of Children)(1989年)第二十八條中一再申明各國應實施義務教育,至少要到初等教育或基礎教育階段。之後,延伸到中等教育階段。「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於2000年4月「達喀爾行動綱領,全民教育:實現我們集體的承諾」(The Dakar Framework for Action Education for All: Meeting Our Collective Commitments)第六條揭櫫:「教育是一項基本人權」,「也是有效參與21世紀迅速全球化的社會與經濟必不可少的手段。」並強調「教育的發展應由菁英教育轉向全民教育,且應從基礎教育全民化邁向中等教育全民化。」又世界銀行(World Bank)2005年「為年輕人增加機會、培養能力:中等教育新方案」(Expanding Opportunities and Building Competence for young People- New Agenda for Secondary),強調中等教育全民化,這是針對國中階段。然而我國目標應高於兩者,不只數量的普及要從國中教育階段延伸至高級中等教育階段,更應追求品質的提高,發展個人潛能,促進終身學習。因此學校教育的軸線,透過國民基本教育年限的延長,涵蓋國民中、小學與高中、職及五專前三年,已然成為提升國民素質與國家實力的關鍵所在。
 

        此外,原本興辦義務教育是強調國家的權利與義務,雖具強迫入學的屬性,但是隨著家長教育選擇權觀念的提倡,及英美在家自行教育(homeschooling)的推動,開始提供家長與學生學校教育以外方式的選擇與自由,以示尊重家長的教育權。
 

        有鑑於國民教育在理念上已由純粹是國民的義務,轉為同時也是國民的權利。因此我國國民教育的內涵與作法,應將隨時代進步與社會變遷而有新的方式。延長三年的高級中等教育,對國民應是權利,對國家則是責任。

教育部電子報 教育部體適能網站 國教署特教網路中心 國中教育會考 國民健康署青少年網站 - 性福e學園 心理與教育測驗研究發展中心

  到訪人數:
網站維護By國立台中家商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
聯絡電話:04- 3706 1800
建議使用Internet Explorer10.0以上、Chrome 版本瀏覽器及解析度1240*768 手機板 電腦版